首页 公司概况 公司新闻 企业文化 科技环保 社会责任 党群工作 人力资源
职工文苑
爱不能等

已是秋意浓浓的深夜,气冷露浓,万籁俱寂,偶尔听见南去的大雁呱呱的啼鸣,却像是在悲鸣。而我辗转反侧总是无法入睡,总有一种情绪牵绊着我,我明白即使我疲劳的睡去,也只是换一个世界去悲情。如今,我依然时常梦到,她总是一贯温睦的模样,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,或是无言,或是轻轻地爱抚着我。我希望我的母亲能永远这样陪伴着我。可事实没有什么可以回得去了,曾经的种种,过去的时光,都已不复存在。现在我只能接受追悔的折磨,接受这样永远的暌违,直至终老。

此时此刻我才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伴随着亲人永别,人生的某一处缺口悄然扩大。所谓成长,也许就是要接受越来越多的缺失。而眼泪,从来都很容易被一种叫做“家”的东西引出来,亲情总能勾起心底最柔软的那部分情绪。父母在不远游,游必有方,可我总是自私的“飘忽不定”总想着以后的以后。待到亲人离别时,才知世间“家”最可贵。所谓的父女母子一场,意味着作为子女,你和她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的背影渐行渐远,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……就像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头,看着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正如朱自清的《背影》里的“背影”,我的落寞,也与这个“背影”有关。

历经过这一遭的人都有同样的一个愤问,为什么自己最亲爱的人就不能再多有几年?为什么在我们就快要碰撞开一条路的时候,生活渐好的时候她却忽然熬不住了?莫非她来此世上只是为了替子女担忧,却不该分享我的一点点快乐?“老天”为什么早早地把身边最亲的亲人召回去呢?

史铁生说她心里太苦了。老天看她受不住了,就召她回去。我好像,好像在他的那句话里得到一点点儿安慰,只是到了这时候,纷纭的往事才在我眼前幻现得清晰,母亲的苦难与伟大才在我心中渗透得深彻。老天的考虑,也许是对的。那天我们在整理母亲的遗物时,翻开一个不起眼的小本儿,里面歪歪扭扭的只有几行字:一个人可以穷、可以丑、可以飘无定所,可以独立无援,但是不能没有了健康。这一生,健康才是对自己最好的投资!而用身体健康拼命去换取物质的简直是傻瓜!空气突然凝固了,时间仿佛停滞了,我呆呆的盯着这几行字。是母亲临终前不甘?是对生命的透彻?是对儿女的忠告?还是对自己这一生苦难的描述?为什么留下这么一段话?此时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,最重要的是明明已经参悟了人生的真理,但是为了自己的子女却偏偏选择了做一个伟大的“傻瓜”!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的“大傻瓜”!

记得小时候的某一年清明,去替爷爷上坟,那时父亲还在,当他替爷爷坟头除草的时候一向坚强的他却已潸然泪下,在他皱黄的脸上我从来没见过父亲有如此痛楚纠结的表情,问母亲:父亲为什么会那样? 母亲轻轻地说:大概是难受吧。 为什么会难受? 因为再也见不到某个人了。而我也见不到某几个人了吧。